<object id="ik4m0"></object>
  • <s id="ik4m0"><acronym id="ik4m0"></acronym></s>
    <menu id="ik4m0"><tt id="ik4m0"></tt></menu>
    <input id="ik4m0"><u id="ik4m0"></u></input>
    <menu id="ik4m0"><u id="ik4m0"></u></menu><menu id="ik4m0"><u id="ik4m0"></u></menu>
  • <nav id="ik4m0"></nav><menu id="ik4m0"><u id="ik4m0"></u></menu>
  • <object id="ik4m0"></object>
    <menu id="ik4m0"></menu>
    <menu id="ik4m0"></menu>
  • <input id="ik4m0"><u id="ik4m0"></u></input> <input id="ik4m0"></input>
  • <input id="ik4m0"></input>
  • <input id="ik4m0"><tt id="ik4m0"></tt></input>
    <menu id="ik4m0"></menu>
  • <menu id="ik4m0"><u id="ik4m0"></u></menu>
  • <input id="ik4m0"></input>
  • <menu id="ik4m0"></menu>
  • <menu id="ik4m0"><u id="ik4m0"></u></menu>
  • 首页 > 行情 >

    锦江矿业的生态之殇

    2016-11-18 11:13:29

    文/《新产经》记者 牛柄人

    河南省陕县锦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江矿业)所属13家铝矿,在2008年前后办理了《采矿许可证》,然而这13家铝矿却无一例外的都未通过环评验收。尽管如此,这些铝矿却依然大肆生产。多则七八年,少则三四年。大量矿产资源被非法开采,大量植被遭到破坏,仅鱼里铝矿的了鱼沟矿区每年就出矿石近40万吨,数百亩山林遭到砍伐,而这些铝矿即使在中央环保督查组督查河南环保工作期间也没有停产。

    被侵吞的林地

    (矿区现场)

    9月18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下起了大雨,位于该市陕州区王家后乡赵庄行政村了鱼沟矿区的施工现场在雨水的浸泡下发生大面积山体塌方,数千平方米面积的山林植被随着塌方的山体倾埋在泥土矿石里,该矿作业由此中断。

    9月20日,《新产经》记者在现场看到,无数林木倒在塌方的矿口上。这些林木大多被泥土掩埋。一些没有塌方的林木则像卫兵一样伫立在山坡上,显得很是突兀。

    对于山体塌方事故,锦江矿业公司负责协调工作的张百俊承认确有此事,并称已经上报给村里和乡里。陕州区环保局有关部门负责人称,铝矿山体塌方属于安全事故,也属于生态灾难。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了鱼沟矿区2013年开始生产至今,对住在附近的他们造成了极大影响。矿区周边道路损坏严重,不是坍塌就是被挖断。矿方生产中一旦“放炮”,附近就是地动山摇,声音震彻山谷,有几户房屋已经出现明显裂缝,甚至一户村民的院墙被震得多处断裂。《新产经》记者在了鱼沟矿区现场采访看到,绝大多数矿区完全扒开了植被表层,岩石裸露。矿区内也确有极少部分林木植被没有遭到破坏。这些未被破坏的植被林木葱郁繁茂,生气勃勃。

    对于这些林木,有村民告诉记者,了鱼沟矿区批准与村民实际签订占地协议的大约有1200亩左右,其中400亩左右是林地,800亩左右是耕地。林地树木品种大多是柏树,小部分是刺槐和其他杂树。参与了鱼沟矿施工开采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了鱼沟矿区占用林地大约是400亩左右,树木品种大多是柏树。

    可是,了鱼沟矿区负责人提供的一份有关河南省林业厅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却显示,锦江奥陶矿业公司鱼里矿了鱼沟矿区被同意使用陕县王家后乡赵庄村集体防护林林地1.5266公顷,灌木林地2.7078公顷,共计4.2344公顷(约合64亩)。事实上,依据陕州区国土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了鱼沟矿区作为鱼里矿的一部分,占地面积大约是0.7平方公里(约合1050亩)。锦江奥陶矿业公司整个鱼里矿占地是7.5084平方公里(约合11263亩),开采矿种为铝土矿,生产规模为45万吨/年。鱼里矿共分为5个采区,了鱼沟只是其中一个。

    9月21日上午,陕州区林业局林政股一名杨姓股长向《新产经》记者证实,了鱼沟矿区确实隶属于鱼里矿,占地面积为1050亩,矿区占地大部分是耕地,少部分是林地,但具体占用多少林地,杨姓股长表示要查询有关资料后才能知道。然而,该股长随后表示,管理档案的同事出差不在局里,此后便再无任何回复。

    在当地环保局提供的一份有关鱼里矿的环评文件中,《新产经》记者看到,2007年陕县林业局曾批复锦江奥陶矿业临时占用林地19713平方米(约合30亩),这与了鱼沟矿负责人提供的材料中所载明的仅了鱼沟矿区占用林地的数量就达64多亩的表述出现了巨大反差。可是,尽管如此,不论从哪一份文件来看,了鱼沟矿区所占林地面积都与当地村民以及开矿施工负责人反映的情况有着天壤之别。依据村民们出具的占地协议推算,仅仅占地1000多亩的了鱼沟矿区就占用林地数百亩,已经严重超过了占地面积达到1万多亩的整个鱼里矿拟占林地面积的数倍。

    (地面沉降损毁的民房)

    开矿数年未种一棵树

    有业内人士表示,露天式开矿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毁灭性和根本性的,即使在事后补种树苗,要想恢复开采前的生态水平也很难,而且旷费时日。自然生态包含树林灌木花草和微生物,以及动物等组成的系统生态,不是单纯栽种几种树木就可以短时间内恢复的。而据《新产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即使是事后补种树苗的法定义务,矿方也没有尽到责任。

    根据有关要求,矿山开采企业有义务对开采过的矿区恢复生态,植树造林。尤其是对露天开采的表皮黄土,需要集中收集,以便恢复植被时回填。然而,当地村民和施工负责人却表示,了鱼沟矿区从开始开矿至今没有栽种过一棵树。

    (被破坏的植被)

    对于开矿企业未尽到植树义务一事,矿方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虽然没有植树造林,但是每年都向当地乡政府缴纳了巨额植树造林费用。对于了鱼沟矿每年只交钱不种树的现象,矿区所在地的王家后乡镇府却并未给《新产经》记者更多解释。陕州区林业局林政股的杨姓股长则表示,企业是否交钱给政府,林业部门无从得知。

    据公开资料显示,陕县锦江奥陶矿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杭州锦江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5%,陕县锦江矿业有限公司持股35%,企业法人为邵建祥。在陕县锦江旗下矿业的公司,共有13家,法人均为邵建祥。

    尽管锦江矿业公司所属的13家铝矿大都在2008年前后办理有《采矿许可证》,也都曾进行环评,但这13家铝矿无一例外的都没有通过环评验收。尽管如此,这些铝矿不但不进行整改,而且依然大肆违规生产,而且几乎从未中断,即使是在中央环保督查组督查河南期间也没有停止,个中的缘由值得深思。(来源:《新产经》)

    相关推荐

    乐游网址